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回复: 0

龙头槐(长篇小说)(十九)

[复制链接]

241

主题

249

帖子

125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57
发表于 前天 0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九回   选警卫曲波添干将  打即墨新兵试锋芒
深夜,万籁俱寂,龙头槐树下晃动着三个人影,高富京、高新亭、高辉三人赴约前来,三人向龙头槐、向高家村的父老乡亲深深鞠上一躬,然后在富京的带领下向西南方悄无声迹地出发了。(后来高新亭、高辉都牺性了,此时竟成了他们跟家乡最后的诀别——作者注)
离开高家村,前往八路军胶东军区所在地牙前县(在今栖霞、海阳、牟平交界处)大石疃埠西头村后被分配到了刚组建的八路军胶东军区海军支队,高新亭被分配到海军支队四中队,高辉被分配到海军支队三中队。
这支队伍是1944年11月驻胶东刘公岛、龙须岛的汪伪海军六百余人杀死日伪官兵光荣起义后投奔胶东八路军改编的队伍,被八路军山东军区授予的“陆军第十八集团军山东胶东军区海防支队”,简称“海军支队”。
1945年3月里的一天,初春时分,风轻云淡,暖阳融融。远处,大石疃周围的群山顶上,未融化的白雪披在常绿的松柏树上,白绿相间,显得那样幽静深远;山下的村庄,过年的喜庆还没有散去,大红对联、福字还贴在百姓家门上,显得那样幸福祥和。
高富京领着高新亭来到海军支队四中队营房,经过哨兵禀报后,一位二十二三岁中等身材、面容英俊的军人迎出门来,他紧紧握着高富京的手,用一口浓重的黄县口音笑着说:“高参谋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他说着话和高富京握了握手并上下打量着高新亭,友善地笑着,把高富京和高新亭一起让进营房内,宾主落座后,高富京首先做了介绍:“这位是四中队的曲波政委,这位是来报到的新兵高新亭。”
“首长好!”
高新亭穿着暂新的军装,虽有些拘谨,但还是机灵地刷地站起来向曲波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好,好,不要拘束,坐下讲话吧!”曲波看着英姿勃勃的高新亭,连连点头,“今年多大了?参加过民兵吧?打过仗吗?”
“报告首长,我今年19岁,是海阳高家村的民兵,参加过马石山阻击战和解放莱阳万第的战斗。”
曲波眼睛一亮:“噢,怪不得,我好像在你身上闻到了一股战场的气味,很好!既然来当兵,你的志向是什么?”
“报告首长,我的志向就是打鬼子、打反动派,解放全中国!”
“好样的!那你愿不愿意……”
曲波话未说完,高富京笑着接口说:“曲政委,我知道你缺一个贴身警卫员,这不我给你领来了,你看他怎么样?”说完看了一眼高新亭,又笑眯眯地看着曲波,等待答复。
“不错,不错,我同意了,不过这还要看看本人是不是愿意哟。”
“新亭,曲政委想让你做他的警卫员,你可愿意?”
听到高富京问到自已,琢磨着他和曲波的一问一答,高波好像在梦中一样,这时他想起了在解放万第时看到许司令的警卫员挎着双匣子枪,骑着大红马,雄赳赳的样子,当时就把自已羡慕得不得了,憧憬着着自已哪一天也能给首长当个警卫员。这一天终于来到了,高新亭岂能放过这个机会?想到这里,他呼地站了起来,站得笔直,双目炯炯地大声说道:“感谢首长信任,新亭愿给首长做警卫员!”
曲波非常满意,笑着连连点头。
高富京在一旁说:“曲政委叫曲波,波涛滚滚,意义深远!新亭啊,我看你就改个名字叫高波吧,这样,既有意义,又简单上口!”
曲波笑着说:“高参谋,想不到你肚子里还真有些玩意儿,也不问人家愿不愿意。”
高新亭立正回答:“报告首长,我愿意!”
曲波随即唤来文书,给高新亭做了登记,高新亭从此改名叫高波,并给曲波做了贴身警卫员。
由于高波为人机灵、有一定文化,参军前又有民兵基础,对常用武器都不陌生,所以日常工作,除了保证首长安全以外,曲波还经常委派他到连队帮助新兵训练,并有意培养他学习侦查技能,经常委派他化妆外出侦查、搜集情报,高波每次都能圆满完成首长交给的各项任务,深得曲波喜爱与信任。
1945年8月,日寇虽然已经投降三个月,但还盘踞着胶东青岛等沿海城市拒不向共产党八路军投降,而是等待国民党政府前去受降。为了争取主动,消灭日伪残敌,海军支队奉命与兄弟部队一起向青岛进军,于八月下旬参与解放即墨的战斗。
经过五个月的实践与训练,海军支队全体指战员激情高涨,求战心切。高波的侦查技能和实战技能都有了很大的提高,高波激动地说:“天天喊抗战呀,打日本呀,我们连抢都没放过,今日不大显身手,更待何时?”战友们个个摩拳擦掌、欣喜若狂,决心打好这一仗。
为更好地掌握即墨城内交通、火力据点的配置情况,按支队首长指示,四中队政委曲波选排机灵、果断,有侦察经验的高波和中队通信员孙良贵担任侦查员,提前将即墨城内的情况摸了个一清二楚,并绘制了进攻路线草图。
8月25日夜晚,总攻开始了,海军支队进入前沿阵地,作为二梯队,准备阻击由北门逃窜之敌。
午夜,指挥部传来命令,为攻城部队补给手榴弹,四中队接受这一任务后,派七班长王振先率领十几名战士冒着炽烈的炮火为前线送去了手榴弹。
凌晨,主攻部队攻克东门、北门,战斗向纵深发展,指挥部命令海军支队,沿着炸开的突破口冲进城里,参加巷战。经战前侦查,了解到有部分日本兵藏在城内民宅内,拂晓后,天色微明,高波和孙良贵在前方领路,七班长王振先率领全班战士紧紧跟在后面,冲进向城内。来到日本兵藏匿的民宅前,正好看到有一个伪军官,端着一把手枪,在门前探头探脑地张望,高波大喝一声:“不许动,缴枪不杀!”
没等那个人回过神来,几个战士勇猛地扑过去,把他控制住,高波举着匣子枪来到他跟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低声喝问:“你是什么人,和屋里的日本人是什么关系?”
“长官别开枪,兄弟我是翻译官,是替日本太君,啊,不不,是替鬼子做翻译的。”
“翻译官?好,那我问你,想不想戴罪立功?”
“我也是中国人,替鬼子卖命也是出于无奈,长官有事但凭吩咐,兄弟一定照办!”
“好,你说,屋内有几个日本人?佩戴什么武器,都是什么官阶?”
“报告长官,共有五个人,一挺歪把子机枪,四把三八大盖,两把撸子抢,一把指挥刀;最大的官是少佐,叫白冈,还有一个伍长,三个士兵。”
“白冈?是那个长得胖敦敦的、下令杀害地下党高春兆的日本军官?”
“正是,正是。”翻译官连连点头。
高波眼前立刻闪现出那年朱吴大集上黑压压的黑狗子队、趾高气扬的日本兵以及在马上不可一世的鬼子军官白冈的场景,闪现出高春兆拒不投降、宁死不屈的高大形象。高波狠狠地咬了咬牙,对翻译官厉声说道:“那好,你把武器留下,进屋告诉那几个鬼子,日本天皇已经宣布无条件投降,他们只有放下武器向八路军投降才是唯一出路,如果执迷不悟,负隅顽抗,那只有死路一条!”
“遵命,愿为长官效劳!”
翻译官说完将撸子手枪交出,转身一边向屋内喊着日语,一边快步走进屋内。
过了十几分钟,翻译官先把事前招供的武器如数搬出,然后领着五个日本人举着手鱼贯而出,排在前面正是白冈,只见他耷拉着头,双手垂立。,当他走过高波面前时,睁开金鱼眼,和高波对视了一下,又赶紧低下头去。
就是他!一霎时,高波眼前再次出现了朱吴大集上白冈下令刀砍高春兆的狰狞面孔,
出现了高春兆在刽子手的押送下蹒跚的走向刑场的情景,出现了高春兆的老母和怀着孕的妻子在刑场上号哭求情的悲惨场面,出现了他和高万成不顾一切冲上去送断头酒、高春兆仰头喝下断头酒并把把酒碗摔在刽子手鬼头刀上的悲壮场面……高波满眼喷火,大声喝道:“白冈,你这个杀害高春兆的凶手,还认得我吗?”
白冈再次抬起头来,怯怯地看了一眼高波说:“很有些面熟,阁下是?”
“白冈,你还记得你下令杀害高春兆时有两个冲上前去送断头酒的少年吗?”
“啊,想起来了,有个少年的倒酒,阁下的端碗……嗯嗯,你们是中国人的英雄……”白冈谄媚地笑着,向高波竖起了粗短的大拇指。
看着白冈这副无耻的嘴脸,高波只觉得血往上涌,就是他杀害了春兆和无数中国人的恶魔,现在是报仇的时候了!高波刷地冲过去,左手一把薅住日酋白冈衣领,右手匣子枪顶着他的脑门。
“我今天就要替高春兆和无数被你杀害的中国人报仇,要给春兆老娘和他媳妇一个交代,白冈,你受死吧!”
“住手,高波!”
七班长王振先一把夺过匣子枪,孙良贵死死抱住高波,把他拉到一旁。
王振先:“高波,你不能冲动,这些日本军人已经投降,他们是俘虏了,杀死俘虏是违反纪律的!”
孙良贵:“高波,我们是八路军战士,不能违反上级命令!”
高波在战友们的怀中挣扎着,眼含热泪说道:“班长,良贵,他是杀害我们高家村地下党员的凶手,是我们高家村的仇人,我要替全村父老报仇!”
王振先挥挥手,让战士们把俘虏们押回中队部交上级处理,然后拍着高波的肩膀说:“高波,冷静些,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纪律就是纪律,是不能违反的。白冈是日军下层军官,他所犯下的侵略罪行人民政府一定会依法严惩,一定会给烈士家人及受害国人一个圆满的交代。”
高波含泪点了点头,他想起了临当兵前高卓臣老师的谆谆教导,想起在万第战役中自已因缴获武器未交上交而受到区长的批评,他清醒过来了,他知道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就更应该听党的话,严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只有这样革命军队才能无往而不胜。高波自愧地向王振先说:“班长,我错了,我只想着高家村的仇恨,其实受压迫、受侵略的全体中国人每家都有一本血泪账,只有推翻三座大山,才能替全中国受苦受难的同胞们报仇,只有建设富强的新中国,人民才能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高波,说得好,我为你的进步感到高兴!”王振先赞许地连连点头。
正在此时,押送俘虏回来的战士带着刚才俘虏的翻译官给高波送来曲波政委的信,信中指示:南门外的日军据点里的日军虽然停止抵抗,但是拒不投降,现拟好劝降信一封,可派人即可送去。
高波向王振先说:“班长,不要派别人了,我去吧。”然后转头对翻译官说,“到了南门外,为了你的安全,你不要进据点了,就在门外喊话,等里面应声后我就进去送信。”
商量完了,王振先率领全班十几个战士作掩护,高波和翻译官来到南门据点外。这时,据点已经被海军支队团团包围,由于日军已经停止抵抗,据点大门紧闭,据点内静悄悄地,高波示意翻译官喊话。翻译官用日语喊了半天,大意是:日军官兵们,八路军已将即墨全城封锁,据点也被包围,你们没有退路了,现八路军派来信使,送交劝降信,请你们开门收信!
过了一会儿,里面日本人呜噜哇啦回了几句,然后大门就开了。翻译官说:“他们说,请信使进来送信,不要带武器。”
高波听罢,整理一下军装,正正军帽,手拿信件大踏步走进据点,大门随后又关上了,战士们立刻荷枪实弹守在大门旁,令人窒息的十多分钟过去了,正在大家紧张之时,大门开了,高波拿着另一封信走了出来。大家看到高波平安出来都非常高兴,急忙拥簇着他回到城外的中队临时指挥部,高波向曲政委报告,据点内有20多个日本军人,拒不向八路军投降,说着把信交给曲波政委。
信封上写着“八路军长官阁下收”,信的内容是用日文写成的,俘虏的翻译官看了,用中文翻译道:八路军长官阁下,贵军劝降美意尽皆知晓,然青岛敝军司令部有令,尚在等待贵国政府国军,因此受降一事实难从命,敬希谅解。
曲波听完后,讥讽地笑着说:“哼,死到临头了,还在等蒋介石的国军,真是可笑至极!”
这时,中队长丛树生接过话来:“这群鬼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政委,组织强攻吧!”
“好!”
曲波随即命令四中队两个排加上王振先的七班组成突击连,布置强攻鬼子据点计划。
突击连战士将据点团团围住,王振先率领几个爆破手首先用集束手榴弹炸开大门,然后冒着硝烟冲进据点。高波挺枪一马当先,冲进据点,据点后墙上也跳下翻墙而进的战士,据点内的日本人抵挡不住八路军的两面夹击,只得举手投降。
午后2时许,即墨西南方向传来了隆隆的坦克响声,从青岛赶来的增援日军越来越近。遵照指挥部命令,海军支队在来敌经过之路给增援日军杀伤之后撤出即墨,转移灵山一带待命。而日军增援部队被我埋伏在城外的兄弟部队打得落花流水,落荒逃窜,城内城外之敌最终被全部聚歼。
参加解放即墨战斗,是海军支队组建以来的第一次战斗,也是高波参军以来的第一次战斗。事实证明,尽管战士们大都是来自城市、乡村的青年,但经过教育和训练,这支部队是能够承担和完成上级赋予的战斗任务的。
高波也在这次战斗中让自己的战斗技能、侦查技能、思想觉悟都得到了极大的锻炼和提高,高波已经日趋成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